云鼎赌场

位置云鼎赌场 > 竞彩足球 > 我要登录sky2628|浣花溪·名家方阵|我视此处为天堂(13首)

我要登录sky2628|浣花溪·名家方阵|我视此处为天堂(13首)

时间:2020-01-11 15:32:32    热度:4102

我要登录sky2628|浣花溪·名家方阵|我视此处为天堂(13首)

我要登录sky2628,龚学明(江苏)

起飞,降落

冲动这么多:我们时时想逃离现在

(有多少人满意现实)

“现在”被寒风描绘全身

被冰雪驱赶

设想思想是一架飞机

欲望和肉身已断然决定

阳光涂满南方的方向

这陌生的想象中的虚幻

当机舱关上,是否有逃离松了口气

滑行,更像一次撤退

在逻辑思维中的节奏感并没向上

第一次惊恐膨胀

“突然停下,突然挣脱地面的追随”

眩晕如同死亡的黑光

轰鸣之声来临,刺激似奇异之花

终于明白:我们的命运从来不在

自己手中。看不见的驾驶员操纵着生死

云朵变幻,气流等待

不可知的前方

比天空遥远,比惊恐无奈

有良知的神在天穹之上

说:“穿透灰色的云层”

必须有的颠簸是可以控制的代价

短暂的迷离被雾释放

而神奇之光

在等待中临近,将惊喜照亮

阳光这么多

幻境即为天堂:我低头看着云层变幻

有神之子的自豪;

铺展无边,白色柔软

镀亮的轻盈,飞越时空的玄想。

唯悲悯来时,天地不愿阻隔

云与云的流动,腾出回望空间

人世如影,河流若带

可以行走的天堂,才踏实——

走下舷梯,暖风徐来

理想中的椰子树有四面八方的翅膀

而果实用更远的思考牢牢压住

天色已暗

一次起飞和降落

在更多的新奇中,等待叙事,抒情

————————————————

椰子树的美感

一个久居北方的人穿行在奇异之景里

从未见过的椰子树正排队相识

我眼前一亮,心领神会

张开的手臂不愿意落下

这么多手的影子定格,强烈的表达

或者更可以是翅膀

只是不知是飞翔后的一瞬固定

还是正欲继续下一场旅行

我从长江边上来,大雪弥漫

南下的意念像埋在舌头下的话,欲言又止

赶在一次巨大的寒冷前

我来到一排椰子树边

既是学习获得温暖,也是一次

坚定的自我升华

我愿意长成海南的一株椰子树

有坚实的果子,可以飘海千里万里

裹紧迟疑,犹豫

随遇而安,落地而生,张望人世

留下甜美和热带的美感

————————————————

海南印象

一月的精灵在绿色中穿行

所有的植物都安静,平和

有内敛的喜悦

练习书法的人在北方挨冻

海南的画家们年轻,摒弃水墨

喜用青绿:今天,这些美妙的画布

泼上雨水,那么光亮,生动

闪过的红色让我怜爱

这些并不相识的花朵

在我的焦虑里微笑:

“没有雪。对生的爱热烈;在高水平上继续”

“白色在想象里,在经常有的蓝天里”

————————————————

陵水惊见

我们带着陈旧而消极的念头而来

冬天的寒意在心中居住

因此,已妥妥地将美好和热烈

安置在下一个较远的站点

这个叫陵水的地方,我们还

穿着外套:是我们老了,还是陵水

过于谦逊——而一树的花在猛烈提醒。

——早上,在住处的餐厅窗外

大片的深红,沉静,含蓄,但态度鲜明

我不得不推门而出

在木栈道上看到一叶叶花瓣,像铺满的

诚意在迎接我新郎般的心情;

抬头:精致的线条和难以形容的色泽

有陌生的美,似曾相识的意外

梦中的爱,迷幻的意想

那些雨珠晶莹,恰到好处。

这是一月,北方有雪

南国:一种叫红花羊蹄甲的花

让远来者惊见平常

————————————————

万泉河边的农家乐

清冽而深不可测,如同这里的乡亲

淳朴,但感情丰富;

万泉河面平静,潜藏的流动

在深处进行,在没有烈日的时候

更似一个出了名气的人,作伟大的沉默

而农家乐是喧哗的

在一棵棵椰子树中间的空地上搭起

来来往往的普通话在此稍作停留

没有墙,无需挡风

暖暖的欢迎,在陌生的嘴形中轻启

饮椰子水,这特别地表达微甜

略略的混浊是表示原生态的真实

在这慌乱的一月

椰子在高处恳切相邀是肯定的

他们团结,以最大的诚意

对于万泉河,来自五指山也是肯定的

山水相连,山守水流

一派和谐和平的美景

在细雨中相聚和相别

如同经历过多的人生懂得克制

车窗外的黄皮树上有淡淡的雨珠

它的身子与我们正好平视

白色碎花像在轻轻说话,珍惜相遇

————————————————

三亚的早晨

一月,有人戴着草帽,

有人举起遮阳伞。

匆忙行走的人

用随手找到的遮挡物婉拒

过多的阳光和热烈

自助餐厅里,热带水果和

挑寻口味的眼神都那么多:

从没见过八点钟的食客如此拥挤

我被拥挤逼到角落,但汗水

并不寂寞,汗水与汗水一起

安抚匆忙的胃

户外才叫热闹:阳光与阳光站满水面

与沿河的植物争抢风景,倒影和光影

有时针锋相对,有时讲和共存

其实,外地人在三亚有愉快的困惑:

难辨棕榈和椰子树,槟榔树和椰子树

都长得很高

——我从自豪的累累果实

认清一棵树的身份

鼎沸而匆匆的行人

悠闲而宁静的白云;

我和碧蓝的天空对视

陌生而相互欢喜

————————————————

榕树下

挽起裤脚的老人在树荫下静坐

奇异的根须则向下,密集而固执

生命无法对视:说不清是树的岁月

广大,还是人的思想高远

如果只惊叹榕树的枝叶伸展如盖

而小觑老人的瘦小孱弱,这是浅薄的

这个老人在不时擦泪,这棵榕树

是否也想回到深山:悲伤和宁静才永久

白鸟在清澈的水面上飞翔,人和树

都能读懂,最古老的事物也在悄悄流动

光叶子花鲜艳,是无声的光的瞬间显形

时间在万物的体内穿过,不再回头

【注:见三亚市榆亚路一棵大榕树而写。】

————————————————

坡村的花

伟岸的椰子树以广阔的人世为背景

似在引领乌云的天空

创造平和及丰茂,让土地光亮,欢乐

在坡村,泥土气息扑鼻而来

这自然之香此生未有——

整饬;翻掘。像对一段过往的

反复

怀念,追思:

高处的椰子树,低处的众花

景深开阔

潮湿闷热的湿度,变化不定的气温

一起演绎,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

难以识別的花,我借助记载

这些陌生而动听的名字:

含羞草和蓝花草,名草实花,低调含蓄

扶桑花略显清高优雅

三角梅热烈鲜艳,急于光照

紫薯花白色,离地最近,最为亲切……

坡村的美在于花

更在于种花的人——在坡村的花色中

你不可能不看到

——血!

【注:海南省陵水县坡村,是中共陵水县第一任县委书记黄振士(1895-1931)的家乡,他创建了陵水县农民军和陵水县苏维埃政府。】

————————————————

晨的抒怀

天色将明未明

空气清新如抽走沉重的水

月亮清醒了一个夜晚

云朵已经收编

温柔相拥四边

我们要去永兴岛

从三亚的写实到一个

美丽幻境

那里阳光更多

天更蓝

愿意收留人世的天堂

王自亮,潇潇,张二棍,盘妙彬,

李满强,陈惠芳,格风,龚学明

八位诗人的想象相加浩大

仍不可比拟那个世界的明亮

舷窗上的雾气渐散

阳光照见我手指上的血流

我们的岛屿

像巨人身上的一个部分

越来越亲切

————————————————

另一种表达

说到“梅”,我愿意将错就错:

南国的三角梅如此明亮绚丽

幸福的心情一览无余

它们的心思我已读懂

在一月,以美好热烈表达,生命正面

冬天的梅花如壮士

沉郁,冷峻,爱与死较量

腊梅和早梅出生北国

将悲剧视为故居

以雪为邻,为敌,悲壮而惨烈

一个人的体内同时种有三角梅,腊梅和早梅

乐观还是悲观

与基因和性格相关,意愿可以改变

我们时而花放叶展,信心满满

更多时被冰雪追逼,悲对人生

尤其到了冬季,阳光难现,行人稀少

三角梅献出柔美的丝绸

它的诚恳无可怀疑——这大片的朱红

绛红,橙黄,紫蓝

轮番打动从寒冷中蹙眉而来的人

你不会不微笑。

这,多么宝贵!

————————————————

冬天的玫瑰——兼致杨莹

满目葱茏:三亚植物青翠

而玫瑰谷的色彩

像剧情高潮中的一次次点睛

正统的玫瑰给一个城市

修复名声,并浪漫天下

神在创造世界和万物时

一再思虑并兼顾:给人世痛苦

也给以快乐和欢欣

人类善于总结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说的是因爱而有爱

玫瑰硕大,粉扇如碗

玫瑰鲜艳,绯扇羞涩

玫瑰郁香,风刮来,香似海。

冬天的玫瑰

略有悲壮,将看花的人

从困惑和绝望中,招引过来

会走的玫瑰

思考的玫瑰

老虎山下的玫瑰

说话的玫瑰

生育的玫瑰

雪在北方

玫瑰在水中

神造人的姓氏,也赐予干净,纯美

【注:杨莹为三亚玫瑰园主人,创建了千亩玫瑰种植基地,各色玫瑰开放,运往全国多地,国家领导人曾前往视察。】

————————————————

我的手触摸了一下波罗蜜

来自印度的波罗蜜

喜爱玄思和默想的我——

我的手轻轻触摸了一只

硕大的波罗蜜

没有釆摘

奇异之果悬于广大人世

看不出有谁强迫

它裂开的内容丰富

牙齿间吐出的秘密芳香

而这一定不是它的本意

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

巨大的果子有珍稀的文字

“色就是空,空就是色”

在一个神秘而浩大的启示前

我站立,轻抚,心就静了下来

中廖村静了下来,一只又一只

波罗蜜凝固俗世烦恼

龙船花细密,长出平和的气息

黎族的女人佩带银饰

爱情的曲调悠长,柔和

像无声的水,走了千年百年

————————————————

我视此处为天堂

悲伤的人,忧思的人

沉默的人

向远方瞭望的人……

在寒冷中我们紧缩身体

灵魂时时出逃:

我们向往的天堂

应是温暖的

无需遮遮掩掩,一定

敞开心扉,暴露阳光

我视此处为天堂——

人世间已是冬季,而这里

暖风徐来;一次惊醒

所有方位的触摸都很柔软;

一尘不染的梦境

色块与色块友善相衬

天蓝得深邃

云白得透明

折射在海面上的光像

喜悦的沸腾

不拒我的花朵

寻常有鲜红的三角梅,她跟着我走

如美丽的导游,从海口到三亚;

椰子树和槟榔树喜欢高度

直直伸向天空

仿佛在高处,才可引领我的陌生;

奇花异果制造出神秘

是为了让我惊叹天堂的深奥和神圣

鸡蛋花让一枚世俗

变成一种不敢触碰的美

波罗蜜在现实和信仰间穿越

我们小心翼翼

又心领神会

我知此处已是天堂——

在远离生活的地方搭建生活

最醒目的邮局

向生者和死者传递祝福

羊角草叶子宽厚

海风时而缠绵

白色的沙子铺展出幻境

千万年的呓语在心的默思中半露

“增加光——

爱”

“永恒……”

【诗人简介】

龚学明,男,江苏昆山人,1964年5月生。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江苏扬子晚报《诗风》诗歌周刊主编,现居南京。

大学时开始文学创作,陆续在《诗刊》《星星》《诗潮》《上海文学》《四川文学》《雨花》《诗选刊》《诗林》《诗歌报》《诗歌月刊》《澳门文学》《飞天》《南方文学》《新华日报》《散文诗》《扬子江诗刊》《上海文学》《中国诗人》《上海诗人》《秋水》(台湾)《延河》《海燕》《大公报》(香港)等发表诗作、散文诗、散文、小小说等千余首(篇)。

作品入选多种选集。出版有个人诗集《河水及人》(安徽文艺出版社,1991),《冰痕》(江苏凤凰方文艺出版社,2017),《白的鸟 紫的花》(南京出版社,2018)及散文集《艺术创造人生》(人民日报出版社,2004)、随笔集《上海有梦》(珠海出版社,2010)。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磨丁黄金赌场

上一篇:杜月笙临死之前,叫来管家当面做了件事,轰动一时却无人知其动机
下一篇:常宝华长孙常远现身,未从爷爷离世阴霾中走出,强打精神仍显憔悴
  • 哈尔滨抽检1300余台出租车 仅3台存在非人为“超差”
  • 直播|山西农业大学:乡村振兴的人才摇篮
  • 分享9种高效实用的治疗头发稀疏的技巧,总有一款适合你
  • 上海奉贤:让法治软实力成为核心竞争力
  • 传承红色基因,三水白坭清塘邓氏大宗祠党员教育基地正式开放
  • 香港政商界已婚女士为何常“冠夫姓”?
  • 杭州海关检出进口儿童用品不合格率达27.5%,无印良品的笔记本和不锈钢尺上榜
  • 长假临近 旅游股步入旺季行情
  • 网易粗暴解雇重病员工 道歉就可了事?是否违法?
  • 温州美宿免费住!这个暑假玩遍雁楠绝色景点!
  • 农业农村部:将会同相关部门加快推进集体经济组织立法进程
  • 在产业上精准扶贫,坪山赴陆河调研对口帮扶工作
  • 白羊座,一个行为幼稚与智慧并存的星座
  • 想要结婚,女孩这关好过,丈母娘这关可就不一定了
  • 邹城市31项被认定省技术创新项目
  • 对待前任,你是什么态度?看他们的神回复吧
  • 苹果概念震荡走高 产业链新一轮创新周期料将开启
  • 视点|部署积极财政政策释放的积极信号
  • 直播预告 | ICCV Oral:语义分割中的自注意力机制和低秩重建
  • 现在“无用”的教育,将来可能让孩子终生受用